您现在的位置是:必赢娱乐游戏 > 必赢娱乐app >

“大语文”的旗由谁来扛

2021-05-15 21:53必赢娱乐app 人已围观

简介语文注资、融资、卡位、竞争近日,大语文培训机构消息不断,引发公众和媒体对大语文的关注与反思:大语文是否是伪概念,语文学习的核心到底是什么,大语文方向何在,等等。 大语文...

  注资、融资、卡位、竞争……近日,“大语文”培训机构消息不断,引发公众和媒体对“大语文”的关注与反思:“大语文”是否是伪概念,语文学习的核心到底是什么,“大语文”方向何在,等等。

  “大语文”当然不是伪概念。追溯源头,新中国成立前后,叶圣陶先生把国语和国文合起来称之为“语文”,这个定义,从叶老的初衷上来讲,其实已经指向大语文。可惜的是在后续的学科、教材、教法建设上,因为思想解放不足和照搬苏联教育方法等时代影响,语文学科的内涵和外延,不仅没有展现其应有的“大”的一面,而且不时陷入政治化语文、低幼化语文、工具化语文等境地,格局上被批评为狭窄,面目上被诟病为支离,甚至在世纪之交被一篇名为“误尽苍生是语文”的文章刷屏,最终掀起新一轮课改的大幕。

  从“大语文”概念本身来说也已经存在多年。上世纪80年代初,河北省特级教师张孝纯提出要以语文课堂教学为轴心,把学生的语文学习同他们的学校生活、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有机结合起来,提出大语文学习“一体两翼”的理论,即以语文课堂学习为主体,以加强语文课外学习和拓宽语文学习环境为两翼。经过张孝纯以及众多老师的探索,大语文教学流派在上世纪末期已经形成一定声势并在全国产生了较大影响。事实上,新一轮课程改革在语文教学上更加注重人文性,更注重对整体性和综合性,更强调探究性,可以说都包含了包括“大语文”在内的多种语文改革探索的影子。

  新课改起,“大语文”等改革融入新课改的大潮之中,加之语文改革新名词新理念不断涌现,原来以张孝纯为代表的“大语文”流派渐趋于沉寂。待到“大语文”近十年来重新回归公众视野,早已物是人非,名实乖离。现在见诸报端以及市面流行的“大语文”,已经成为众多语文校外培训机构的集体自称,同当时张孝纯所倡导的“大语文”已经无甚渊源。

  无甚渊源本也无关紧要,问题是目前的“大语文”校外培训机构常常呈两极之势:一是有“大语文”之名,但完全无“大”之实,依然以提分为唯一目标,大行之前数学英语补习班的生意之道,影响学校教育秩序,负面效应显著。二是有“大语文”之名,也有“大”之实,但是大而不精,大而无边,或打着国学、游学、演讲等名目,既无课程、更无体系、也无师资,和“语文”相去甚远。

  疫情以来,大量的风投资金涌入大语文赛道,各家机构开始纷纷抢滩布局大语文,有研究机构称,2020年语文培训市场规模2000亿元左右,市场增长潜力大。这就造成一方面培训机构之间互相竞争激烈,不当竞争的情况时有发生;另一方面,用商业的模式把语文当成生意来进行扩张,尤其是当前一些头部机构纷纷斥巨资进行扩张,其商业本性极易破坏教育风气和生态,裹挟家长和学生,令“疯狂的黄庄”的风险再现。

  当前教育界流行一句话叫“未来已来”,的确,时代变化、教育变化、成长变化日新月异超乎想象,语文学科必须更大、更深、更广,才能跟上这个时代。问题是,“大语文”这个旗,到底该谁来扛,是培训机构来扛,还是学校教育来扛;到底该怎么扛,课程如何与时俱进,体系如何上下贯通,视野如何左顾右盼。可能后者将会决定前者。需要特别提醒的是,当商业资本步入教育领域的时候,演员杨千嬅在其主演的电影《可爱的你》里质问培训机构老板的一句话——“Bowie,你是在做生意还是在办教育?我是一名教师,教师本来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是用生命影响生命,你明白吗”,值得所有的“大语文”人反复自问。

  打着国学、游学、演讲等名目,既无课程、更无体系、也无师资,和“语文”相去甚远。

Tags: 语文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7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